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第 5 章 第 5 章

小说: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作者:南藤有枝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4:18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看到书蝶这样,连衣也没心思吃蜜枣了,她把嘴里的蜜枣全部吐回盘子上,拉着书蝶问道:“怎么啦?前面那小哥不是说才一个刺客吗?你怎么吓成这样?”

  “要不我们过去看看情况?”

  书蝶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:“公子,这样很危险的,我们就待在房间里吧,奴婢陪着您。”

  “怎么?这府里这么大一堆人,你还怕他把我怎么样啊?”连衣疑惑道,“而且东院不是挺远的吗?你急什么啊?”

  虽说连衣心里也有点怕,但她其实更想出去看看情况,说不定能有什么剧情的线索。

  她想了下,掰开书蝶挡着的手,提议道:“要不?我们去外面叫书城和我们一起?书城不是保镖吗?叫上他总没问题吧?”

  连衣以为带上书城,书蝶起码会安心,但没想到,书蝶依旧不松口,还抱着她的胳膊央求道:“公子,奴婢求求您了,您别去好吗?我们就在这里等结果吧,万一您有个什么闪失,夫人会打死奴婢的。”

  “不是?你急什么呀?”连衣费解道,“好好好,我不过去,我就站外面远远地看上一眼总行吧?”

  “带上书城,远远看上一眼行不?”

  “不就一个刺客吗?看你怕成这样。”

  书蝶环顾周围一圈,欲又止了片刻,直接哭了出来:“小姐,小姐咱们别去了吧,奴婢求求您了,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奴婢和书诚怎么跟公子交代啊。”

  连衣正想追问书蝶刚刚咽下的欲又止的话,突然从房门外的院子东边掠过一个黑影,他站在不远处的假山上面停顿须臾,然后举着剑直冲房门而来。

  连衣瞳孔剧缩,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该往哪里躲,情急之下如有神力般地将书蝶往房间里一推,伸手迅速地关住了房门。

  刺客的剑就在顷刻之间,直插房门而进,将房门贯穿出一个洞来,剑尾堪堪直逼连衣的下巴,差一点就割到她的皮肤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刺客直接将连衣吓地魂飞魄散,她尖叫一声,两腿发软地往房间的另外一头跑去。

  她刚才听家丁说只有一个刺客,她还侥幸地想,阮林一家大业大,满府的家丁随从总不能拦不住这形单影只的刺客。

  现在看来,她真是太天真了。

  看刚刚这凌厉的动作,这迅猛的力道,完全是个专业的杀手啊。

  而且问题是,这刺客看着好像就是冲她来的。

  “嘭”的一声,房门被刺客直接踹开,刺客拿着利剑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。

  连衣哆嗦着拿起旁边摆设的木剑,准备在刺客冲进来之后,随便挡两下也好,总不能连反抗都没有,就直接挂了吧?

  这也死的太难看了。

  刺客还未转身朝她走来,就见刺客忽然抬剑往后一挡,“晃噹”一声,金石相撞之声彻响整个房间。

  连衣定睛一看,原来是有人拿着一把银白薄剑冲着刺客的后方就是一砍,刺客来不及寻找她,就被后面的持剑者给缠着了。

  “书蝶,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带公子走啊!”执剑者一边与刺客打斗,一边冲着地上已经吓傻的书蝶吼道。

  书蝶吓地脸色惨白,但还是跌跌撞撞地朝连衣跑去:“公子公子,您没事吧,我们快出去。”

  看到书城来了,连衣镇定了一些,心里终于有了点底,因为原网剧里描述过,书城的武力值是网剧里数一数二的,若是有他在,起码安全指数达六分。

  不过事到临头,连衣也不得不往坏处先想。

  若是说,她待会真的被刺客刺中,在这个世界死亡,到底会不会回到她的现实生活中呢?

  如果这种方式回不去,那该怎么办?

  算了,还是先躲着吧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  连衣依旧举着木剑,偷眼观察着与书城纠缠的刺客,然后被书蝶搀扶着,迅速往外退去。

  她退到院子里,才看清楚两人近身搏斗的场景,那场面堪比好莱坞大片,感觉比看那个几d的电影都刺激。

  她心里虽还有些害怕,但眼睛也不由地一亮。

  若不是场面不合时宜,她恨不得伸出双手给书城点个赞。

  这书城的武力值比她在网剧里看到的还要牛逼,这力道这招式,不仅强压刺客,还隐隐占了上风。

  连衣躲在假山后面看了一会,见书城应付得当,胆子渐渐大了起来,她朝书城喊道:“书诚,我......我要抓活的,别打死了。”

  她想看看这刺客到底有什么阴谋,原网剧不是说阮林一是平平安安地活到老的吗?怎么会无端有刺客来刺杀?原网剧里也没刺客的情节啊?

  而且她前面看书蝶那紧张的神色,这刺客肯定来路不简单,难道他是冲着阮连儿来的?

  连衣想了想,觉得要书城帮自己抓刺客,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,干看着怪不好意思的,于是她忍了忍,伸出手来喊着补充道:“书城加油啊,奥利给!”

  连衣这连环出声让原本剑锋凌厉的书诚分了心,书诚力道慢了半分不到,就让对方钻了空子,对方将书诚的招式挡住拆开,用力一推,书诚往后变换招式赶上,却已经来不及。

  刺客撇下书诚,朝着假山旁边的连衣直逼而来。

  连衣吓得“奥利给”的姿势都忘了收,只记得将书蝶往旁边一推,自己连连后退。

  刺客已经到了眼前,举着剑往连衣心脏处刺来,连衣脑袋灵光一闪,往右一躲,虽然躲的狼狈,但却真的让她躲了过去。

  连衣一边尖叫着,一边往后跑去,还好此时书诚追了上来,又和刺客缠斗在一起。

  连衣吓得已经走不动路,她还没缓过劲来,刺客又朝她刺了一剑过来,她鬼使神差地又是一躲,竟然又让她躲了过去。

  她连忙往后又倒退好几步,不曾想刺客再次追上来了,连环招式朝她面门而来。

  她慌忙间躲闪不及,又往后退了几步,不知被什么拌了一下,脚步停顿,胸口就这样被刺客堪堪刺中,整个人带着浅伤直接往后倒去。

  只听见“噗咚”一声,连衣再次掉入池塘里。

  上次掉的是男主裴枫家的池塘,而这次掉的是自己家的池塘,但显然,自己家这个池塘好像看着更大更深。

  刺客飞到池塘中间的假山上,冷哼道:“阮林一,上次是你命好,有阮连衣替你去死,这次,我看你还怎么活!”

  之后连衣再也没有听到打斗的声响,只听到周围一片唤着“公子”两个字的乱糟糟声音,然后就是越来越大声的“咕咚咕咚”的水声。

  接着她的脑海里出现了许多模模糊糊的场景,但没有连续性,都是断断续续的。

  最开始她没有发现画面的不正常,只看到那些画面里出现了许多网剧成员。

  但慢慢的,她发现了规律,原来这些镜头都是阮连儿从大到小的故事倒放,但她完全不知道这些镜头出自哪里,或者是哪一个时间段,因为没有哪一个画面是她认识的。

  镜头里阮老爷拍着她的肩膀道:“连儿,做的好。”

  往前一点,裴枫站在她的面前,客气道:“阮兄,许久未见啊。”

  再往前一点,周氏坐在她面前哭泣:“连儿,委屈你了。”

  更往前一点,梁三三和舒清晚坐在椅子上,关切道:“阮公子,你最近身体好些了吗?”

  镜头切换,书蝶和书城跪在地上:“小姐,我们一定要为公子报仇......”

  接着就是阮林一坐在一个空院子里的石凳上,看着她从月洞门外走进来道:“这次,让我抓到你了吧?”

  接着她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小女孩站在雪地里看着她,然后说:“你下次慢点......”

  然后是那个小女孩更小的时候,她手里拿着一把伞没有打开,淋着雪,满身雪白地站在小路尽头朝她挥着手说:“连儿,我在这里。”

  接着就是更小的阮连儿,她站在院子里摇晃着一棵树,然后少年阮林一抱着书跑过来了,他皱着眉头温和道:“连儿,你乖些,哥哥给你读书。”

  然后画面越来越暗,隐约可以看到周氏抱着襁褓里的阮连儿,正低头哄着。

  接着再也没有画面了。

  连衣分神地想着,都回忆人生了,应该确实是要死了吧?

  原来自己真的就只是过来走过场的啊?一下午不到就要穿回去了吗?

  不过这样真的可以穿回去的吧?电视剧小说应该不是骗人的吧?

  连衣还没想完自己到底能不能穿回去,突然从黑暗记忆中传来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,那人只喊了一句“连儿”,悲伤却仿佛能彻响天地,然后声音就销声匿迹了。

 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声线绝望而痛苦,连衣只是觉得有点耳熟,却又想不起这声音是谁的。

  她的心尖被那声音喊地揪了一瞬,接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疼,那疼意漫过全身,激地心口涌上来一阵窒息感,直喘不上来气了。

  连衣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这刺客也腻坏了,真是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,要刺也不刺地深一点,这不深不浅要疼死个人。

  算了,不挣扎了,就这样到此一游吧,老娘回去了,拜拜。

  哎呀不行!还是好疼,要死了......这次应该是要死了吧?

  接着连衣只听到“轰”的一声,眼前一白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