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第 3 章 第 3 章

小说: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作者:南藤有枝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4:18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舒清晚似乎被噎住了,并没有开口解释。

  钟七七瞧着舒清晚那波澜未惊的模样,又看到房门并没有如她所愿地打开,一时有些气恼,走近调侃道:“看你这么着急来,怎么不叫他给你开门啊?”

  调侃完后,翻了下白眼朝里喊道:“阮公子你晕的怎么样了?我和裴哥哥可是把大夫请来了,你快开下门啊,躲在里面干什么!”

  裴枫好似终于听不下去了,温声斥责道:“七七,不可胡闹。”

  旋即他口吻一转,和善道:“阮兄,你身子可好些了吗?前头丫鬟说你不舒服,我请了大夫来给你瞧瞧。”

  前面舒清晚一个人,连衣还可以堵着门不让进来,这会来了一群,她不开门实在就说不过去,何况还是在别人家里。

  但问题是外面还有一个大夫,这进来一把脉不就穿帮了吗?

  “我......我没事,这会好多了,休息下就好,不用看大夫,真的。”连衣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镇定地先出点声拖延下时间。

  她正盘算着待会开门要用什么借口躲开把脉,突然又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她趴到房门上一听,算着脚步声的频率,估摸着还不止一个人。

  脚步声靠近后,就听到一个稍老些的男音道:“公子,阮府的书碟书城来了。”

  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裴枫应了一声。

  接着舒清晚的声音传来:“林大哥,书蝶和书诚来了,我想着你可能更习惯书碟和书诚随侍,所以就擅作主张,让人去叫他们过来了,林大哥莫怪。”

  钟七七听到舒清晚这么关心的语气,阴阳怪气地补刀:“呦,你还挺能做主张的啊?谁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。”

  舒清晚终于冷声回怼道:“钟小姐,你是希望他出什么事情吗?你别忘了,是谁把他推下水的!”

  “你......!”钟七七被呛地噎了一下,气急败坏地跺了下脚,欲有不想罢休的意思。

  连衣心里一阵五味杂陈,赶忙出声做了和事老:“没事没事,他们来了正好,正好,我其实也正想麻烦裴兄帮我叫他们过来的。”

  再让她们吵下去,子虚乌有的事情就会变得暧昧不清起来,还是赶紧阻止的好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虽然连衣想不起来书蝶和书诚这两个人是谁,但却觉得这两个名字有点熟悉,按照舒清晚的描述看,这两人无疑就是原主的属下。

  看来是阮府的救兵来了。

  但问题是她现在的腰封没绑,这救兵来了,她这门就更不能不开了。

  可门开了,以钟七七这造谣的能力,如果发现她的腰封没绑,估计很快就会曲解成——阮林一衣衫半解,正准备迎门口的舒清晚进来做苟且之事。

  看来待会开门后,只能赶紧撒谎解释说,衣服里根本没有腰封,否则这一劫她是躲不过去了。

  连衣深呼吸了一口气,掩了掩自己的衣襟,硬着头皮拉开了房门,但让她讶异的是,开门后率先进来的并不是她已经见过的一群主角们,而是最后来的一男一女。

  一个做丫鬟模样,另一个手里拿着一把薄剑,做随从打扮,两人好似赶集似的,挤在了最前面,然后并排站在一起,将外面看进来的视线挡了个大半。

  接着一个弯腰一个作福,恭敬地齐声道:“公子。”

  看到他们的面容,虽然连衣还是没有想起他们是谁,但心里却稍稍松了口气,因为她前面一直担心的腰封没绑的事情,因为这两人挡着,应该还没有被看到。

  但这么多人看着,她可不能露了怯。

  她一手拉着衣襟,一手背到身后,装出一副淡然正经的模样,然后假装高深莫测般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  然后她赶紧朝外面一群人道:“让大家费心了,我真的无事,不用看大夫,稍作休息就好了。”

  裴枫看到连衣安然无恙,也不再坚持,关心了连衣几句,就带着大夫离开了。

  钟七七看到裴枫都走了,她也不用假装关心,而且她刚才安排的一出好戏,都因为连衣没开门而泡了汤,她不爽地“哼”了一声,紧跟着裴枫而去。

  门口仅剩的舒清晚仿佛还是有些担心,她关切道:“林大哥你确实无恙吗?身子可有不适的地方?”

  “其实,我前面根本没有晕倒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连衣把前面没有解释完的内容说了出来,她有些不忍心地想提醒下舒清晚。

  否则以舒清晚这样善良纯真的性子,往后的坑,还不知道要栽多惨。

  意外的是,舒晚清竟然没有丝毫惊讶和疑惑,只是浅浅一笑,仿佛有一点隐约的苦涩,她轻声道:“林大哥你没事就好,我也能,也能给她做交代了......”

  连衣的视线被丫鬟挡了大半,听得不大清晰,她隔着丫鬟问道:“你说什么?什么交代?”

  舒晚清仿佛突然惊醒般,目光清明了起来,接着她的笑意深了两分:“没事,林大哥你没事就好,那我,先走了。”

  不等连衣出声,她就兀自转身,朝外而去。

  门外空无一人,连衣心里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,可看着面前的两个下属,连衣一时有点尴尬。

  她正不知道要说点什么的时候,面前的丫鬟突然亲切地揽过她的胳膊往里走:“公子,您真的没事吧?奴婢前面都吓死了。”

  连衣以为自己漏了陷,她正了正声音,继续假装高冷:“咳!本公子,当然没事。”

  随从书诚在连衣回答书蝶的间隙时间,已经走到门口,将房门关了个严实,他转身低头道:“公子您没事就好,都怪属下没有在您身边保护您,属下回去自当领罚!”

  连衣正在想着怎么回答,丫鬟突然踮起脚尖朝她的方向伸手而来,她猝不及防间,外袍就被丫鬟脱了下来。

  那丫鬟脱完外套还自顾自地说:“您要奴婢怎么说您才好,刚才要不是奴婢挡在您的面前,您里衣的腰夹子没系,都得让别人瞧见了。”

  丫鬟一边将外袍叠好递给旁边的书诚,一边看着呆若木鸡的连衣继续道:“您说,这次您又把腰夹子扔到哪里去了?”

  连衣一脸呆滞地伸手指了指侧卧屏风后的一个角落,脑袋还没跟上剧情的速度。

  敢情自己腰封没绑的事情早就被丫鬟发现了啊?

  难怪她一直挡着自己,原来是怕自己出糗啊。

  刚才还寻思着这大户人家的丫鬟怎么这么没礼貌,一直挡着主人的视线,看来是自己误会人家了,罪过罪过。

  别说,这两跟班还挺忠心,这个设定得给这网剧点个赞。

  不过这两个下属一直叫她“公子”,难道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吗?

  她这头还没有想完这两人是怎么回事,只见书蝶三两下便找到她丢在角落里的腰封,朝她走过来:“下次您不会的话,您就放在一边,不要到处丢......来,把手抬一下。”

  连衣愣愣地“哦哦”应了两声,便乖巧地站着,任书蝶帮她整理衣服。

  书蝶一边整理着她的衣服,一边开启语重心长的模式:“奴婢也来来回回教了您许多遍了,您怎的总是学不会呢?男子的衣饰是复杂一些,但奴婢和书诚总有不在的时候......”

  “这些个穿法,您总要学会才是。”

  连衣听着这丫鬟的话,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,什么叫“总要学会”?

  怎么的,女扮男装还上瘾了不成?

  书碟的话还在连衣脑海里萦绕,就听到书城靠近几步,压低声音道:“公子,您这次出来,情况还好吗?”

  “是否有世家公子小姐......认出来。”

  咦?原来这两个属下,是知道她是女扮男装的啊,她刚才还以为他们不知道呢。

  仔细这么一打量,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书城确实就是原网剧里阮林一的贴身保镖,是阮林一最亲近的人。虽然出镜率不高,但每次阮林一外出的镜头里都或多或少都有闪过他的脸。

  可就是这丫鬟看起来有点眼生,但看刚才跟原主这亲密的程度,难道是原主的丫鬟?

  不过阮林一的贴身保镖都跟着她,看来原主确实跟阮林一有点什么关系,但究竟是什么关系呢?

  “没有,目前看,应该还没有人认出来。”连衣轻咳了一声,掩饰着尴尬,决定先试探下这两人,“那......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呀?”

  书碟:“回府呀,您落了水,最好还是让张神医看看比较好。”

  连衣点了点头,都能让大夫直接瞧了,果然原主跟阮府是有关系的,她追问道:“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换下身上的衣服?”

  “我们回府之后就换,这个颜色确实不大适合您。”书蝶不疑有他,继续帮连衣整理里衣和中衣的领子。

  这两这么不上道呢?

  难道是她说的不够明显?

  连衣继续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什么时候可以穿回女装?”

  两下属愣了一下,表情明显都不对劲起来,接下书城率先做出反应。

  他诚惶诚恐地弓下身子,身子崩地很紧,连手里的外袍都掉到地上了,也不管不顾,只恭敬道:“公子,请三思!”

  连衣一脸懵懂,正思考着书城说的“三思”是怎么个思法,就听到书蝶的声线带着微微的颤抖,小心翼翼道:“公子您......您的身子还好吗?”

  “???”连衣更懵了。

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

  难道是她问题切入的方式不对?

  她之所以问这个问题,是想循序渐进地试探下她今天为什么要女扮男装,然后了解下原主的身份。

  可这两人的反应明显有点过激,好像她说要去杀人放火一样。

  连衣想了想,索性直接道:“我是女子吧?那我穿女装有什么不对?这里不行,我回去穿总可以吧?”

  书城的身子弓地更低了,声线带着哀求:“公子......请您三思。”

  “公子,您真的没事吗?”书蝶两眼湿润,哭腔很快漫了上来,“您之前就是落了水以后才......,您可千万不要吓奴婢呀。”

  “您可还记得......记得奴婢和书城吗?”

  连衣有些心虚地咳了一声:“我当然知道你们两个啊,但是......”

  但是这跟我穿女装有什么关系呢?

  书蝶的反应明显有问题,所以后面这句话,连衣想了想,扣在嘴巴里,没有跟出来。

  书蝶哽咽道:“您要是有什么事情,一定要告诉奴婢,不能就这么自己受着,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奴婢可怎么跟老爷夫人交代......”

  再问下去,场面估计不大好看,连衣想了想,索性放弃了,给自己找个台阶下:“不好意思,我前面落了水以后,感觉脑袋不大舒服,很多事情都模模糊糊,所以一时没想起来。”

  “我就是好奇一问,你们别放在心上,我晚一点应该会想起来的。”

  书蝶的脸色好了一些,她捡起地上的外袍,抖了抖,给连衣披上,然后环顾了周围一圈,小声道:“小姐,您小声点,这里毕竟不是咱们自己的府里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  “奴婢知道公子去了,您心里一直内疚不安,可您也不能这么吓奴婢。”

  “小姐您别伤心,有什么事情,奴婢和书诚会和您共进退的,等我们把事情查清楚了,公子在天上一定会欣慰的。”

  “咱们还是赶紧回府吧,让张神医给您瞧瞧脑袋,否则这记忆要是一直模模糊糊,可如何是好......”

  书蝶这几句话,信息量有点大,把连衣砸地更懵了。

  连衣诧异地打断道:“不是......等一下!你说的公子去了,是哪一个公子?阮林一吗?”

  书蝶顿了一下,脸色又白了几分,她点了点头,声调带着微微的哭腔:“嗯,咱们公子......”

  连衣一怔,感觉脑袋里有个什么东西断了。

  她继续追问:“不是?阮林一怎么会死呢?哦不是,我是说公子他怎么会死呢?他是什么时候死的?”

  他可是男二啊,原网剧里他好端端地活到了最后,这里怎么会死了呢?

  书蝶用袖子擦了擦脸,小声回道:“咱们家公子真是太可怜了,死的时候还未弱冠呢。”

  连衣震惊地眼睛都要瞪掉了,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乖乖,原网剧开始的时候,就介绍过阮林一刚过冠礼,现在他是在原网剧还没有开始的时候,就已经挂了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

  连衣有了个大胆的猜测,她指了指自己道:“所以我女扮男装是因为,公子他已经死了,所以我才假扮替代他对吧?”

  “所以你们才叫我三思?”

  “所以现在,我才是众人眼里的阮林一?”

  书城和书蝶听了她的问题后,虽然表情很是怪异,但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。

  随着她们诚恳的回答,连衣感觉仿佛有一道雷电劈下,直将她劈得要裂开了。

  难道说,原网剧从一开始,男二就是女扮男装的吗?

  所以搞半天,她粉了整整一整部网剧的暖宝宝男二竟然是个女的?

  这也太狗血了吧?

  天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