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第 2 章 第 2 章

小说: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作者:南藤有枝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4:18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一路上,连衣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她竟然跟着潮流玩了一把穿越。

  而她穿进来的这部网剧,则是一部套路虐地民怨四起的玛丽苏狗血网剧,甚至被观众骂的多次上了热搜。

  网剧的剧情总结来说,就是有钱有才有貌的男主和美弱惨女主相爱,然后恶毒女二喜欢男主,温润男二喜欢女主,四人随机搭配误会,搞定整部剧。

  内容大致就是说,女主舒清晚刚及笄的时候,与救了她一命的男主裴枫一见钟情,两人年少互生情愫,但碍于两人的身份,一直没有在一起。

  后来因为家族利益,钟家有意将女二钟七七许配给裴枫,虽还没有正式订婚,但已经是众世家之间心照不宣的事实。

  恶毒女配钟七七察觉裴枫与舒清晚之间的默契与暧昧,心生醋意,恶意横生,决定要断了裴枫的念想,于是三番两次用别的男子污蔑舒清晚,毁舒清晚的清白,甚至不惜要置她于死地。

  狗血的是,钟七七的恶毒计划几乎次次都成功,以至于舒清晚和裴枫的感情日行渐远。

  其中被钟七七利用最多的男子就是温润男二阮林一,阮林一因为暗恋舒清晚,为人又良善,所以屡次上当,次次被钟七七刁难,无力反驳。

  剧情走到这,按照正常的套路,女主会逆袭和男主误会解除,男二找到喜欢他的女三,所有好心人都有好报,然后愉快地开始幸福的生活。

  但这个网剧来了个大反转,最后一集虽然误会解除,可男主却死了!

  是的,你没有看错!男主死了!

  最后女主没有选择男二,而是跟男二分别孤独地生活下去......

  根据前面已有的信息,现在连衣怀疑,她穿越的这个原主,假扮的这个人就是被虐了一路,最后终身未娶,还孤独老去的男二阮林一。

  她之所以这么判断并不是没有根据。

  前面女三叫她“阮公子”,女主叫她“林大哥”,男主叫她“阮兄”。

  那么这些称呼合起来就是:阮兄 阮公子 林大哥,而这个网剧里,只有男二一家姓阮,而阮家目前就只有一个年龄和这群人差不多的男子,那就是男二阮林一。

  虽然还没有百分百确定,但看这现场的情况,男二的身份估计没跑了。

  但问题是落水这个剧情根本就没有在原网剧里出现过,原网剧里也没有哪一个情节有过女配女扮男装,偶尔几次也是女主,可女主前面就站在自己面前,这网剧总不能出现两个女主吧?

  而且看现场那些人的样子,并没有认出阮林一是假扮的。

  但据原网剧记载,阮家并没有什么女子是跟阮林一关系亲近的,阮林一更没有姐妹,那原主究竟是什么身份,竟然敢假扮这么重要的角色,还扮的这么像呢?

  她离开现场的时候,还匆匆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女配,女一女二女三甚至小炮灰都在,自己不会是穿了个空降的人物吧?

  连衣心里分析着自己有可能穿成的角色,家丁们手脚利索,很快就将她抬到了客房门口。

  家丁们放下轿子,将她小心翼翼地扶进客房里,安置在房间的椅子上,然后就躬身撤了出去。正当她不知道要怎么换衣服的时候,从房间的里间位置走出来两个丫鬟模样的女子。

  女子们低垂着眉眼,走到连衣面前,福身道:“阮公子,奴婢伺候您沐浴吧。”

  连衣咳了一声,有点尴尬地拒绝道:“伺候就算了,我这个人,不大习惯有人在我洗澡的时候来伺候我。”

  “你们都出去吧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  虽然她也很想体验一把有钱人被人伺候的感觉,但她这不清不白的身份如果让这两丫鬟伺候,衣服一脱,啥都完事了,搞不好还会丢个小命,她可不敢冒险。

  因为阮林一他不是普通的富商,他有官职在身,冒充朝廷命官,罪名可不小。

  两个丫鬟识趣地福了一礼,无声地一前一后出了门。

  确定丫鬟们已经离开,连衣顺着刚才丫鬟出来的方向,往里间走去,拐弯进入屏风后,就看见一个一看就知道是用来洗澡的大木桶,里面的热水正冒着袅袅白烟,看起来煞是暖和。

  她一路上过来,身上被风吹地正冷,突然出现的热水,简直就是雪中送炭。

  连衣欣喜地开始扒身上的衣服,全部剥干净后,她发现自己最里面还穿了一件裹胸,款式就是所有电视剧里的那种样式——长长的布条,一层一层地缠在她的胸口上。

  她解开后,跨进木桶里就开始观察自己的身体,接着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她果然是没有猜错的,虽说胸不大,但确确实实是女性特征,她这身体确实是在女扮男装,可她一路上一直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她的声音却是男声呢?

  如果她是女扮男装,那应该也可以发出女子的声音才对。

  她又象征性地自自语了几句,才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,她确实是不管怎么发音,都发不出女子该有的软糯柔和声线。

  她捞过木桶旁的铜镜一看,发现她不仅声音是男声,长相竟然真的跟原网剧里的阮林一有相似之处。

  若说一模一样倒也不是,她隐约还可以从这张陌生的面容里瞧出自己原来的模样。

  也就是说,她从铜镜里看到的这张脸,就像阮林一和她的脸叠加之后呈现出来的一张似曾相识的面貌,半分像原本的阮林一,半分又像现实生活中的连衣。

  阮林一原本就长的清新俊逸,气质更像一个温润书生,这面容又长的有六七分像他,这假扮起来,看着倒也差距不大,相似度还挺高。

  连衣一边泡着澡,一边想着接下来该何去何从,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许久时间,直到木桶里的水温变凉,她才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决定先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实在不行就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到现实生活里,她可以莫名其妙地穿过来,应该就有方法可以回去的吧?

 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?

  何况她记得穿过来之前,自己的身体还好好的在家里的床上睡觉呢。

  连衣正想从浴桶里出来,门口传来几下焦急的敲门声,还伴随着舒清晚略急的声音:“林大哥!林大哥!你怎么样了?身子可还好吗?”

  连衣惊了一下,把准备站起来的身子又往下沉了沉,结巴道:“我我我没事啊,怎么了?”

  “你真的没事吗?”舒清晚紧靠着房门,担心道,“我刚刚在前厅,似乎听到丫鬟说你晕倒了,你现在可还好?”

  晕倒?

  她什么时候晕倒的?

  明明刚刚到现在,她一直都是清醒的啊?

  连衣正想解释,就听到舒清晚愈加担心的声音:“林大哥,我可以进去看看吗?”

  “我我我真的没事。”连衣生怕舒清晚会突然推门进来,所以赶紧朝外小喊了一声。

  可她喊完之后,却没有听到舒清晚离开的脚步声。

  连衣看了眼浑身赤.裸的自己,又伸着脑袋看了眼屏风外的房门,想了想索性还是出来,总不能对方不离开,自己就一直泡着吧?

  于是她只好为难地朝门口喊了声“等一下”,防止舒清晚着急之下,真的闯进来,接着她急急慌慌地站起身来,拉过旁边的衣服准备开始穿。

  可拿到衣服以后,她开始后悔刚才没有叫那两丫鬟在门外候着了,她前面剥衣服剥地太快,根本没有观察是怎么穿的,这会儿瞧着这一件件古式男装,脑袋有些大。

  可舒清晚还站在门口,容不得她多想了,她只好拎过衣服就开始一件一件往上套,全部套完后,竟然发现旁边还剩下一个腰封没有绑。

  她拿到身上对比了两下,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  最后狠了狠心,索性直接丢到旁边的角落里,然后把外袍的衣襟往里拉了拉,防止没有绑腰封的地方露出来。

  她走到门口,正准备伸手拉开房门,突然灵光一闪,想起个事情来。

  不对!她不能开门!

  她真实身份是什么还不知道,但她现在假扮的可是网剧男二阮林一啊。

  外面的是女一舒清晚,她开门以后不就和舒清晚两人共处一室了吗?

  而且自己现在腰封没有绑,只要认真观察就会看的出来,那要是待会有其他人来,这场景未免也太没眼看了。

  事情想到这,连衣突然就豁然开朗了。

  她自己一直都好端端的,为什么会有人说她晕倒,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引女主来的啊。

  按照这网剧的套路,这不就是在诬陷她们两个吗?

  连衣后怕地松了手,隔着房门,假装镇定道:“舒小姐,外面是你一个人吗?”

  “我是一个人。”舒清晚听到连衣如此清晰沉稳的声音,仿佛松了口气,随后终于想到连衣这句话里的深层含义,解释道,“林大哥,实在抱歉,是我唐突了,我听到丫鬟说你晕倒了,一时着急就......”

  “没事没事,我知道你是着急,没关系的。”舒清晚明白她的意思就好,连衣悬着的心总算稍稍落下了些。

  她想了想,觉得还是有必要跟舒清晚了解下,丫鬟说她晕倒的过程,免得被别人钻了空子利用,于是补充道:“我其实,没有晕......”

  连衣后面的内容还没说完,就被一个突兀的声音盖过。

  “哎呀,这不是舒姐姐吗?你来看望阮公子啊?我不是跟你说,等请了大夫一起来吗?你怎么就这么着急呢?”钟七七阴阳怪气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。

  连衣:“......”

  污蔑的情节这么快就......就开始了吗?我可穿过来还不到一个小时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