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第 1 章 第 1 章

小说:穿成男二后被女主掰弯了 作者:南藤有枝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04:18:3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ll凌晨三点,连衣筋疲力尽地趴到床上,一动都不想动。

  她刚刚为了看一部狗血网剧的最后大结局,硬是熬夜把最后三集一次性都看完了,看的时候精神抖擞,现在看完才觉得眼睛疲累,脑袋一片混沌。

  纵然累成这样,但网剧里的狗血情节却还在脑袋里旋转,怎么都挥散不去。

  “女主真是瞎,男二这么暖人她不选,她到底咋想的啊,我要是女主,我肯定选男二。”连衣闭着眼睛喃喃了几句,“男二宝宝等我,等我去梦里选你……”

  连衣的话刚说完,突然就听到有个声音重复道:我要是女主,我肯定选男二。

  连衣不觉有他,跟着附和了一句:“那肯定啊,男二那么好,别说女主,女二女三眼睛没瞎的话......???”

  话还没说完,她终于察觉出不对劲。

  她强撑着想坐起来看看是什么情况,却突然觉得浑身僵硬,根本没有办法动弹,只听见脑海里的那个陌生声音又说了一句:那么接......接下来就......就靠你了......

  那句断断续续的话她还没听清,突然就身下一空,仿佛整张床被人瞬间撤走一般,直直地往下坠去。

  底下仿佛是个无底的深渊,身边呼呼而过的风声竟然那么清晰,将她的头发吹地四处乱舞。

  她还来不及喊声救命,就听到“噗通”一声,胸腔里涌出一片难以喻的窒息感,接着耳朵里猛然间就传来一阵水流的“咕咚咕咚”声。

  她感觉自己好似被水呛了几口,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探出头来,结果发现周围流淌的真的都是水流,她已经浑身湿透,整个人赫然泡在一个水塘里。

  她难以置信地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,抬头观察着周围的环境。

  映入眼帘的景象仿佛是个公园,有花有树,她站在水里的角度,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三三两两的人影站着,周围来来回回地跑动着几个黑影,似乎有些嘈杂,但她却听不到什么声音。

  她以为自己眼花,揉了几下眼睛,但眼前的场景却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  什么鬼啊?她怎么会出现在水里,她刚刚不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吗?

  难道是在做梦?

  可这梦也太奇葩了吧?怎么会出现在水里,刚才呛的那两下可太难受了,要不是她会游泳,现在不是要在梦里淹死了?

  连衣这么想着,就一边观察着哪一个岸边靠地最近,一边挥动手脚,准备先游上岸再说。

  可她挥了两下,却发现她的手脚仿佛被什么东西缠住,根本挥动不起来,她挣扎了两下,整个身体就突然开始往下沉。

  怎么回事?

  她的手脚怎么动不了了?难道是......水鬼缠住她了?

  天哪!这梦也太真实了吧?

  “......救命啊救命啊......”连衣又呛了一口水,终于察觉出不对劲,开始慌乱地呼救。

  “阮公子!阮公子......呜呜......这可如何是好......阮公子......”

  “林大哥!林大哥!你有没有怎么样?你们快一点!都下去!都全部下去救他!他要是有什么差池,我绝不......哼!”

  “阮兄!阮兄!我这就叫人来救你,阮兄......”

  周围一片混乱的嘈杂声,连衣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,只隔着水雾看到不远处的岸上,有两个女子嘴巴一张一合,一个站着,另一个被旁边的一个小女孩扶着,正拿着手绢在擦脸,似乎正在哭。

  连衣还没有看清楚她们是谁,就看到旁边突然窜出几个男人把她从水里架了起来,拖到离得最近的岸上。

  “咳咳咳......”连衣拖着仿佛有千斤重的腿,一边咳嗽哆嗦着一边狼狈地爬上岸,被人扶着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。

  她顺了口气,正打算抬眼观察下周围时,就听到旁边有个温柔的女声好似在唤她。

  她循声看去,看见一个眉眼端庄的秀美女子正梨花带雨地看着她,脸色苍白地仿佛随时就会倒下去,正被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女孩扶着。

  看到她看过来,又关切问道:“阮公子,你怎么样?你还好吗......你别吓我呀,你怎么样了......”

  连衣眼前一亮,又咳了两声。

  哇!这妹子长的好漂亮啊,看着就很和善,不过她是谁哦?

  怎么......好像在哪里见过?

  连衣还没想出来,又听到旁边另外一个女声也在唤她,这个声音明显区别于第一个女声,声调虽然急切却带着沉稳,语调微带清冷。

  她好奇地把目光往旁边移过去一点,走进视线的是一个清冷秀丽的女子,特别是那一对眉眼,好似用笔精心画在纸上的一般,让人看了惊叹不已。

  连衣心上一窒,眼睛都微微睁大了。

  偶买噶!这妹子长的真绝,不过看这眉眼神色,应该是个不好惹的角色,可是......她怎么觉得这个妹子更眼熟呢?

  连衣收刮了下记忆,接着愣了一下,惊地爆发出了一大串咳嗽,直咳地肺都要出来了。

  因为她认出刚刚这个清冷女子,正是她睡觉前正在看的狗血网剧的女主舒清晚。

  旁边的仆人见她咳地实在难受,赶忙伸手帮她拍了拍后背,顺了顺气。

  舒清晚看她咳地脸色发白,微蹙起眉头来,担心道:“林大哥?你怎么样?是否现在帮你叫个大夫过来?”

  连衣赶忙摆了摆手,又咳了两声,努力压下喉咙的痒意,抬眼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,熟悉的面孔一张一张都从她的记忆里跳了出来。

  她难以置信地伸手掐了下自己的大腿,尖锐的疼意从腿部神经迅速传到了她的脑袋里,击垮了她最后一道自我安慰。

  她缓慢地闭了下眼睛,心里一阵崩溃。

  不是吧?要死哦,这无法忽视的疼痛感,难道她是真的穿越了吗?

  还穿到这狗血网剧里来了?

  自己不就是睡前骂了几句“女一女二女三眼瞎,怎么没看上男二”的话吗?这就穿越了?

  连衣心里哀嚎了几秒,然后深呼吸了几口气,看着面前这些齐刷刷盯着她的网剧成员,挣扎了会,终于努力逼迫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  她伸手指着自己,正准备试探地问下这一大堆人,自己是谁的时候,蓦地就听到远处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逐渐靠近。

  声音聒噪而跋扈:“都给我让开!让我看看死了没有,哭天抢地的干嘛!”

  连衣目光循声穿过人群,就看到一个身穿粉色衣裙,满眼写着高傲和不屑的女子拨开人群,朝她这边走来。

  她头皮一阵微微发麻,伸手在额头上挠了几下。

 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恶毒女配,看来接下来准没好事发生。

  连衣前面见的温柔女子是网剧女三梁三三,面前的是女主舒清晚,那么这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,自然就是网剧的女二钟七七。

  之前她看网剧的时候,最讨厌的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个钟七七。

  她虽然长的不丑,甚至还长着一张灵动的瓜子脸,但就是刁蛮跋扈,天天缠着男主不说,还三番两次破坏女主和男主的关系,着实惹人厌烦。

  总之就是所有女二的套路,她都会,也都用了一遍。

  恶毒女配的情节连衣还没想完,钟七七就已经挤进人群,走到她的面前,俯身看了她一眼道:“这不没事吗?胳膊和腿都在,又没死,你们叫什么叫呀?”

  “看你们刚刚那架势,我以为他死了呢!”钟七七说完翻了个白眼。

  梁三三脸色一白,嘤嘤噎噎道:“钟姐姐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阮公子,他刚才呛了水,现在还难受的紧......你看他脸色都不好了。”

  钟七七睨视连衣一眼,不屑道:“你哭什么哭啊,他哪里脸色不好了,他本来就那样,怪我啊!”

  “你......你怎可如此说阮公子......”梁三三被钟七七呛地说不出话来,眼泪直往下掉。

  连衣被这两人吵地头疼,她正想出声阻止,就见舒晚清瞥了钟七七一眼,目光不善着冷声道:“钟小姐,你不要太过分,你把林大哥推下水就算了,还咒他,他要是有什么差池,你也不会好过!”

  钟七七虽然自知理亏,但还是有恃无恐:“我怎么了?我不就是不小心推了他一下吗?谁......谁知道他自己就掉河里了,这......这能怪我吗?”

  舒晚清顿时一噎:“你......!”

  “七七!别胡闹,你快让开,让我看看如何了。”

  一个好听又温和的男声传来,连衣抬眼就看到一个体型颀长,长相俊美疏朗的男子从钟七七后面侧身挤进来。

  连衣眼睛一亮,差点眼冒星星。

  哇塞!这么好听的声音果然是男主标配,这翩翩富贵公子的模样,果然比屏幕上看起来还要帅,不愧是整个拂烟城的女人都喜欢的男人。

  虽说这网剧的剧情不咋地,但实话说,这里面的新人演员还挺不错的,纵观这现场的一个个,看起来鲜嫩水灵地可以挤出水来了。

  穿到这网剧里,就算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当个炮灰也不算亏,起码还有一群靓男美女可以欣赏,要是还能勾到个帅哥......

  但问题是她到底是穿成了谁呢?

  虽然她从别人叫她的称呼里已经推断出自己大致的身份,但问题是,她刚刚偷偷摸了下自己的身子,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女性特征。

  可她穿的这个身份不是男的吗?难道是女扮男装?

  男主裴枫见连衣愣怔着,俯身一探她的额头,眉头微蹙一瞬:“阮兄,你还好吗?是否有难受的地方?”

  连衣怕出声就会露馅,所以只好摇了摇头。

  裴枫口吻带着歉意:“阮兄,实在对不住,七七她其实没有恶意的,她也是不小心,阮兄莫怪,我回头一定好好说说她......你,你确实无事吗?”

  连衣心里腹诽道:男主啊,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瞎啊,她要不是故意的,她就不是恶毒女配了亲!

  话是这么说,但连衣面上还是摆出她身份应有的温和宽容,微微笑了一下,然后波澜不惊地又摇了摇头。

  心里则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赶紧离开,否则接下去声音很容易就会穿帮。

  没想到裴枫松了口气,又接着道:“阮兄你无事就好,要不你先将这湿透的衣服换下,再让我府里的大夫给你瞧瞧,若是无事,我也可跟伯父伯母交代,今日,实在是对不住你。”

  换衣服是可以的,连衣穿着湿衣服这么久,确实感觉冷地难受,不过要让大夫来看,这个还是有风险的,毕竟电视里古代的大夫好像可以凭脉象摸出性别,要是女扮男装穿帮了就不好了。

  但不管拒不拒绝,话都说到这了,她不开口是不行了。

  她咳了两声,将声音压到最低,故意哑着声音道:“我确实,无事......”

  开口后,她着实惊了一下,因为她发出来的声音确确实实是个男声,醇厚而沉稳,根本不像女子的嗓音可以伪装出来的效果。

  她压着心里的震惊,将剩下的话尝试性地说完:“大夫,就算了,不过,这身衣服,确实需要换一下,麻烦你了。”

  果然是纯正的男音,不是刻意压低声音就可以伪装出来的那种。

  听到连衣这么说,裴枫也没有坚持,他伸手招来旁边围观的家丁,让他们把前面已经抬过来的竹轿挪到连衣面前,送连衣去客房更换衣服。

  接着又吩咐其他家丁给连衣准备热水,然后伸手小心地扶着连衣上了竹轿。